本子不改板子

【凯柠凯】给凯莉、柠檬加迷宫之主的戏份

①  内含少量ooc,为作者心目中的情节(尽量贴合原作

②  内含私设

③  和凹凸剧情有所联系可能与后期正剧,介意的请不要看下去哦

④  禁止ky,cp凯柠

 

1

“不过,这家伙又是谁啊?”凯莉目光突然锐利,直直地越过金和紫堂幻。

果不其然,一个水蓝色头发的女孩慢慢地探出了脑袋,眼神安静,乖巧可爱。

“安莉洁你还在啊?”金转头一看,语气和神情有些惊讶,以及重逢的欣喜。

安莉洁却并不理会金的问候,直直地朝着凯莉走去,走到凯莉的跟前后,身体一倾,差点撞上,凯莉被她意料之外的举动吓住,一愣遍感觉到了眼前的温热呼吸,急急地后退一步,半扬起手臂,似乎想遮挡什么。

“你干嘛?”凯莉脸上小块地几乎分辨不出的红晕,以及绷紧的姿势,都透露出她的紧张与防备。

“迷失的人”安莉洁喃喃道,声音不大,几个字似乎是从她口中轻轻的飘散出去的。

 “哈——?”夸张的语气诉说着凯莉的不解。

“你的灵魂深处充满了冰冷和黑暗”安莉洁干净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凯莉,认真又带着一种虔诚的信仰,缓缓地道出。

“喂喂,你在对我这么粉嫩可爱的少女说什么呀?”凯莉眨了眨不解的眼睛,用手在安莉洁的眼前晃了晃试图提醒她。

“需要救赎的迷途之人,跟着我一起向神明祈祷吧,神会给我们指引和救赎。”在最后看了一眼凯莉之后,安莉洁侧过身子,以自己熟练做过千百次的手势向凯莉展示了自己的虔诚,以及对凯莉真诚地邀请——她希望她能够信仰神明,这样她才能获得救赎,她坚信这一点。

看着安莉洁全心祈祷的模样,凯莉愣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你吃错药了吗?真是笑死我了”。

她顿了一下,把手掌向上抬起,略显无奈的样子,一贯毫不留情地嘲讽却从她口中倾泻而出:“什么祈祷?什么救赎?我说你啊,与其指望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直接跪拜我凯莉小姐呢。”凯莉抱胸侧身,微微扬起下颌,声音愈发自傲,嘲笑之意溢于言表。

“原来如此。比起信仰,你更加缺少和渴望的——是别人的关注和关爱吗?”安莉洁歪了歪头,轻轻地说,“真可怜呢。”

凯莉晃了晃身体,深呼吸一口气,她被这个莫名奇妙的女孩气的不轻,意念一动,星月斩便转动起来,发出破风的响声,她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话挺多的,你以为自己是谁,故意来找我茬吗?还是…找死!”

……

回忆起当初的场景,凯莉依然难以回神。

她原本以为,以为,这次是真的逃不掉了。

直到此刻汗毛倒竖的恐惧感还消散不去。

“你…不是讨厌我吗?就…就算你救了我…”凯莉说的很慢很慢,还顿了一顿,面对近在咫尺的白皙而熟悉的面容,声音变得越来越清,不知道是不是怕惊扰了…面前的那个人。

“唔嗯?”虚弱的带着迷糊的声音从这个浅蓝色的身影里传出。

一滴清凉的汗水从她身上滴落下来,打在凯莉的手上。

凯莉轻轻地抖了一下,似乎是对这个冰凉的刺激下,条件反射战栗了一下。

要知道,这么明显的波动对于凯莉并不常见,毕竟,能够隐藏好自己的情绪甚至生理本能也是凯莉的生存法则尤为重要的一部分。

“你、你也知道的,我、是绝对不会感谢你——的。”近乎咕哝地吐出最后一句,恐怕也只有面前的人才能听清了。

凯莉的确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一开始,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她花了十天时间找出来的巧妙的地形,简直是一个杰作,要知道,她凯莉小姐的时间有多宝贵,能让她花时间去研究的奇妙地形少的可怜,能够作为她的玩具的——更加少见了,不过这个迷宫里,好玩的地形,有趣的巧妙的打斗方法,都是给她增添乐趣的糖果,甜蜜而诱人。

最开始看似冲动地打赌,自然不是真的不经大脑的决定,只是……

的安莉洁实在狡猾,恐怕她能答应下来,也不过是因为占卜显现出来最终获胜的结果——让她清楚她的绝对胜算,安莉洁的把握不会有错。

哼,罢了,那次不过是她凯莉小小的失误。

2

很可怜吧,少有人心疼你,因为你这么强大。

安莉洁轻轻地抱住了凯莉的头,摸了一下

太锋利了,太张扬了,太肆意了,太随性了,很容易受伤啊。

让自己安静下来,温柔下来不好吗?

信仰我的神明——她会给你带来平静和安稳的,她会给你带来庇佑的,她会让你心底的光明开始重新生长的。

请你——信仰它。

安莉洁的声音柔软依旧,一下一下的说出来,极小的语调起伏却似乎带上了一些蛊惑。

唔……凯莉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茫然,短暂地失去了眼神的光芒,眼底便得漆黑的一片。

——也许我可以试试真心去信仰一个…….神明?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凯莉的眼神忽的一变。

呵,她自己的脸凑到安莉洁的面前,故意把气息放大,撩拨着面前的安莉洁。

不如你来信仰我,神明能带给你的,凯莉小姐我也能带给你!

说着说着,有凑近了一些——甚至,能给你更多(笑

说罢,微微一笑,凯莉稍稍抬起自己的下颌,最大限度的展现了自己漂亮的颈部,娇俏可爱。

安莉洁怕不是个呆子,一点没躲,明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明明感觉到了一丝窒息的味道,但是暗藏着浓郁悲伤的面前的人,真让人可怜。

看到依旧呆愣的安莉洁一直不言不语,凯莉感到一阵烦躁。

暗暗恨道:缺少爱和关注?可笑。我宇宙的珍宝——凯莉小姐怎么可能会缺少爱和关注?你在开什么玩笑,真是笑死人了,啧——

你缺少的。你缺少那些纯净的真实的爱和关注,而不是那些充满欲望的,根本都称不上爱和关注的东西。安莉洁皱起眉头,静静地地看着凯莉,认真地说着。

这是在堕落,她不希望看到那种黑紫色的刀柄拉扯着凯莉去地狱。

她很确定,凯莉需要这些。

但是,她感觉到了,对于凯莉的占卜,好像有点困难,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凯莉的事情,她也稍微有一点点不太对。

唔,好奇怪啊。到底——有哪里不对呢?

3

你是怎么想的?你是笨蛋吗?哼——你以为自己很强吗?

我们可不是朋友,就算你救了我一次,你以为——我会把你看做小队的一员吗?

凯莉乖觉的神色,像是被什么触怒了。

她不喜欢,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安莉洁会挡在她的面前,但是看见它和金一样的干净的似乎毫无防备的眼神,她心中却有些迟疑。

不对!第一次见面时她像冰刃一样扎人心的胡言乱语她可没有忘记,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原谅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实在危急,容不得她多想。

她一挥手,星月刃靠在了她的身后,她轻轻抱起安莉洁,一晃消失。

她把安莉洁藏在了一个暗格里,留出小小一条缝隙,这可是她特意打造的最佳游戏观赏角度,这回——就便宜安莉洁了,哼

你——要去哪里啊?咳咳安莉洁眨着她漂亮的眼睛,说的不紧不慢。

凯莉瞥了一眼安莉洁,看到她腰上刺眼的血迹,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还有什么要干的?当然是好好玩玩我的新玩具呀——

已经坐上星月刃的凯莉,架起二郎腿,眼里神色复杂闪烁,星光一片,和她往常一样,露出了招牌的可爱笑容。

呵,你就留在这乖乖等人来救吧,我现在——要好好教训那个家伙!

这里,可是我凯莉小姐的主场。

4

星月刃!凯莉大喝一声,跳到了地面,打着圆圈的圆刃就撞向了那个庞然大物。

小把戏——迷宫之主粗粝的声音打在人的耳朵里,他抬起了看起来颇为粗苯的手臂,很轻易地,躲了过去。

低头的凯莉却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确切地说埋在头发阴影之下的表情,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当然了,因为——削掉你的手臂,根本不是我的目的啊。凯莉粉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继续笑着。

星月刃悄然调转锋芒,冲向了一面石墙,似乎悄无声息地揉进了其中,随后又从后方划出,迷宫之主的话音落下不久,庞大的爆裂声在其中响彻,掀起一份巨大的气流。

嗷吼——迷宫之主意识到了凯莉的狡猾之处,但是错过了最佳反应时间的它只能放出自己的吼声,带动气流与刚刚凯莉触发的气流想对抗。

许许多多的碎片从它的身边擦了过去,但是它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依然坚固得吓人,毫无刮痕,也没有受伤的迹象。

哼——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算得了什么?明明是机械构造下发光的块状眼睛,却通过不算饱满的语调把表现的格外傲气以及——挑衅。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这里的地形没有随着他的指示而改变,有什么力量也在影响着这里。

嗤啦。

但是迷宫之主也来不及细想了,因为很快眼前变得一片狼藉。

他挥动这的手臂撞在了四周的高高的岩壁上,脆弱无比的岩石从中间断开,它看见一排布料一般被撕裂的痕迹从石头上裸露出来,他侧身走了过去,扬起细细的尘土,尖尖的细脚踏在这里不算结实的岩石上显得格外惊心,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坍塌下去。

迷宫之主靠近裂缝的那一刻,惊讶的发现,他所看见的“石头”并非石头,一排排黑色的球状物不断堆积,填满了整个石块,还有几个黑色的球体在刚刚的撞击中散落下来。

啊——

迷宫之主尖叫一声。

这些东西是什么?我的眼睛!

迷宫之主眼看这密密麻麻的黑色小球,觉得头昏脑胀,冰冷的眼睛都开始闪烁,他感到令人作呕的眩晕感。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知道我有密恐症?!该死的!

迷宫之主摇晃的神态暴露在凯莉的眼里,似乎有什么影响到了迷宫之主,然而凯莉足够谨慎,并不往前一步,她不能够确定这不是迷宫之主的手段。

——尽管他的巨大的力量的确有资格让他不需要使用一些小计谋,也能获胜。

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小心为上。

不过,迷宫之主大概想不到——会有我的玩具给她陪葬。

哼,弄伤凯莉小姐的新玩具,那,就承受后果吧!

凯莉喃喃道,眯起的眼睛轻轻上挑,平添一股诡异之色,但是…也的确很美丽。

想到成为了她新玩具的安莉洁,凯莉勉强接受自己的旧玩具即将破坏殆尽的场景。

5

砰——

哧——

一环扣着一环,爆炸的威力层层叠加,瞬间形成的爆炸粉末从空中腾起,又渐渐散开,夹杂着一个巨大的声响。

处于阵中的迷宫之主被一阵大力撞倒在地,没等呻吟,藏在刚刚爆炸烟尘之中的星月刃再次出现,高速旋转地冲向他的脖子。

时间太快,烟雾太浓。

迷宫之主来不及反应,只来得及下意识抬起自己的手掌,试图挡掉这一次攻击。

杠——

金属相接的摩擦声震动着整块区域,几块碎石禁不住掉落下来。

星月刃被撞开,巨大的反弹,使它在远处的一块巨型石块上直直地擦出一条深深的痕迹。

嘁。

可惜了。

凯莉深深藏在阴影里的脸上,嘴角向下咧开,略带不满地吐出这个字。

她感觉有些失望,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迷宫之主的本能让他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而这,却是凯莉的最强一击。

不过——

凯莉打了一个响指,星镖从她身后闪出,咻得散开,而被她常常掩盖在眼底的疯狂之色突然爆发。

就算,只是凯莉小姐的旧玩具,也不只有这么简单呀。

只是,委屈了我的星月刃。

摸着星月刃中间深深的裂痕,凯莉撅起嘴,嘟囔着:真讨厌。

还是勉强可以用的,耳边传来几声巨响,凯莉便坐上了星月刃。及时星月刃已经加强,面对迷宫之主这般强大的对手,终究还是有些脆弱。

就是现在,趁着迷宫之主刚刚困在她布下的陨石阵中,凯莉右手双指一点,收回了放出的星镖,朝着安莉洁移动过去。

石块砸在地上,地表的坑不断扩大,几乎全部陷了下去,参差不齐。

安莉洁不在?

收起自己惊愕的眼神,凯莉皱起眉头,咬牙,脸色一变。这家伙,怕不是去找……

明明自己身上还有伤,一个圣女,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嘴里说着要给别人救赎就算了,难不成还要去救人一命?

6

再次回头,便是时空巨变了。

不——

你不能死——

我,我还没有允许我的新玩具消失,我还没有厌弃你,你怎么能够自己脱离开!

安莉洁的冰刺入了迷宫之主的腹中,抢走了迷宫之主的全部仇恨,他疼痛的哀嚎的身体里力量爆发出来。

被凯莉戏耍得意气难平的迷宫自主终于放出自己的杀招,用尖锐的大手将安莉洁我在手中,轻易碾碎。

即刻,一时冰花洒落,安莉洁的生命就此消逝。

迷宫之主的身影却也倒落下地。

别走,安莉洁,你还没来得及向我布教不是吗?

我喜欢你,对不起,来不及告诉你。


评论(4)

热度(33)